【我與共和國同成長】順苦榮樂崎嶇路

? ??光陰似電,日月如梭,不知不覺,我已步入耄耋之年。回首往事,感慨萬分:共和國遭劫我罹難,共和國發展我升遷,我與共和國共命運,我與共和國同向前。


  1949年,在舉國上下歡慶新中國成立的鑼鼓聲中,我考上了中學。中學6年,又當先進又入團,又常演出。1955年高中畢業,很順利地考上了師大,翌年,光榮入黨。這一時期,真可謂春風得意,躊躇滿志,一順百順,萬事順心。

  誰知好景不長,風云突變,1957年“反右”,我這個涉世不深的年輕學子,“正當風華茂,倏遭暴雨侵,美夢猶未覺,先鋒變敵人”。從此,我便開始了漫漫人生道路上的艱苦跋涉。1959年大學畢業,被分配到靖遠一中“監督改造”。起初,連課都不讓教,只在教導處打雜,繼而準教,卻不讓我教我所學的專業語文,既教幾何和代數,還得學著教俄語。每周27節課,一有時間,還得進行“勞動改造”,背糞、澆水、收莊稼,耨草、翻地、摘棉花,跟著馬車拉水,趕著牲口碾場,什么活我都得干,什么苦我都得吃。由于超負荷的艱難運轉,致使我這個20多歲的青年竟兩次暈倒在講臺上,被同學們救醒之后,還得繼續接著干。1966年,“文革”爆發,我們這些“牛鬼蛇神”,日子就更難過了,“勞動改造”竟成了積極爭取、求之不得的“美差”,交代、批斗、游街,噴氣式、陪樁、炒豆子,真把人整得鼻塌嘴歪,死去活來,提心吊膽,晝夜不安。好容易熬到運動后期,“復課鬧革命”,我才又被恢復了上臺講課的資格。盡管當時仍然是“乍寒乍暖歲月艱,緊箍咒念心倒懸”,但我還是堅信盡力而為,把課教好。這一時期,我算是飽嘗了人世間的各種苦楚與不平。

  1976年,黨中央一舉粉碎了十惡不赦的“四人幫”,雨過天晴,萬民沸騰。我更是激動不已,倍感興奮。為了表達激動的心情,我忽然心血來潮,在自己的門上撰書了這樣一副楹聯:“四海歡騰四害除,小子我如醉如癡;萬花競綻萬民喜,老張咱若癲若狂”。我自覺不用“醉”“癡”“癲”“狂”這些字眼,就無法表達我當時這種激情難抑的心態。果不出我之所料,時隔不久,我的“右派”身份,被徹底“改正”了,1956年入黨的“老黨員”黨籍也被徹底恢復了,“階下囚”一躍而為“座上客”,“反革命”一躍而為“老園丁”。此后,一頂頂光彩奪目的“桂冠”竟雨點般地向我飛來,中學校長、師范校長、高級教師、特級教師、市中語會理事長、省中語會理事長、全國人大代表、全國勞動模范,真讓人手不暇接,頭不暇戴。從中學到師范,從師范到教院,步步青云,連連高升,工資一漲再漲,收入一增再增。這一時期,真可謂“時來運轉棒發華,跌倒也拾金娃娃”,光芒四射,榮耀無比。

  1996年,我光榮退休。由于在位時弓弦繃得太緊,勞動強度太大,因此退下來之后,頓覺身輕體舒、如釋重負,準備平平靜靜,安度晚年。為了表達當時自己這種無比愉快的心情,當年春節,我有意在自家門上撰寫了這樣一副春聯:“無拘無束,無憂無慮,瀟瀟灑灑,退休真好;有親有友,有酒有肉,熱熱鬧鬧,過年誠歡”。可是后來,在諸多親友和莘莘學子的多次勸說下,竟改弦易張,做起“著書正世風,奮起更傳薪”的“勾當”來。拙作《滋蘭樹蕙錄》的出版發行,雖也曾產生過一點樂在其中的感覺,但稍縱即逝,很快也就煙消云散了。

  進入耄耋之年,總得有個愛好才是,而我呢,“一不羨酒仙,二不慕煙皇,不做摟腰圣,不當麻將王,惟余兩大癖,練字吼秦腔。練字不習帖,筆隨心翱翔,行書圖流暢,草書求張揚。秦腔無板眼,由性亂改腔,只求自己樂,管他什么章”。總之,想越清閑越好,越自由越好。但隨著年齡地不斷增長,手開始發抖了,筆提不起來了,字也就寫不成了;秦腔高亢粗獷,也漸漸吼不動了。怎么辦呢?總不能無所事事、推日下山,成為“等死隊”的一員吧!想來想去,為了防止癡呆,還是重整旗鼓、再搞寫作吧!功夫不負有心人,一年時間,就寫成了40多萬字的章回小說《風雨滄桑文武圖》一部,旨在塑造一個能文能武、德才兼備的中學教師和高校領導的光輝形象,教育后代,激勵學生。一發而不可收,緊接著又完成50多萬字的自傳《渭黃春秋——八秩晉二回憶錄》一部,旨在把自己一生的所作所為、所感所想、所撰所寫、所涂所書留于后世,傳給后裔。

  不難看出,這4個時期,各有特點,并且非常顯著。第一時期,可以一“順”字而冠之,第二時期,可以一“苦”字而概括,第三時期,可以一“榮”字而冠之,第四時期,可以一“樂”字而概括。

  第一時期,我之所以“順”,是因為新中國成立以來,國家振興,萬馬奔騰,百鳥齊鳴。第二時期,我之所以“苦”,是因為運動不斷,動蕩不安,提心吊膽,好人蒙冤。第三時期,我之所以“榮”,是因為“四害”被除,地覆天翻,冤案平反,光照大千。第四時期,我之所以“樂”,是因為改革開放,百花吐芳,盛世更盛,鳳翥龍驤。共和國遇雨我淋身,共和國逢春我更新,我與共和國共命運,一起浮沉一起奔。往事歷歷,誠不謬矣!


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
【字體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評論

相關文章

    沒有相關內容

簡 介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會員注冊 | 網站糾錯

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、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

本網舉報電話:0943-8305617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2808257)|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(甘新辦6201009)| 備案序號:隴ICP備08100227號

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權所有:白銀日報·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百胜国际娱乐城值得信赖的品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