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城南關

? ? 小城南關,漢族人之外,主要是回族人,后來有了藏族人。

舊城改造之前,上世紀八十年代,小城南關的主街道遠算不上寬闊,僅夠兩輛大車對開,從東而來,在清真寺北幾十米的地方,拐個九十度的大彎,朝北而去。通往高級中學的巷道,接在那九十度拐彎處,西向而行,與東來的主街不在一條線上,略微偏南,跟主街形成不規則的丁字。高中巷道是主街外最寬的路了,可兩輛較大的汽車相會,必得一輛開上道牙方能通過。其余聯通主街和高中巷道的胡同,都進不了大車,或七折八拐,或起伏不平,山重水復,柳暗花明,陌生人誤入其中,不費一番周折極難走出。主街跟高中巷道好容易被瀝青硬化,道牙相隔的人行道,還連沙子鋪不起,黃土裸露,包括四通八達的胡同。
丁字路周圍,布滿了高低錯落的院落,臨街的平房,山貨鋪、百貨鋪、鐵匠鋪、皮匠鋪、壽衣棺材鋪,凡所應有,另外幾家小規模的單位,房子和院門比民居高大一點,和諧地鑲嵌在民居當中。
每月“二、五、八”日,小城逢集,地點恰好在南關,在主街直尺形千多米的段落上,清乾隆時代就確立的。歷史面貌已不得而知,現實場景曾非常火爆。當時小城市民就一兩萬人,“四關”的農戶都種地,周圍莊子有大量村民,抽空兒到集市嚷踏,將南關擠得水泄不通,人滿為患。商鋪的主人,不失時機地將貨物移出鋪面,琳瑯滿目招徠顧客。串集的小商販,拿樹枝或繩索圈地盤擺攤兒,叫賣之聲此起彼伏。這叫賣與更多嘈雜的廛音一起,組成集市喧囂的背景,塵封在親歷者的記憶當中。可叫得最響不一定最好,見縫插針擠在地攤中的農產品,瓜果呀蔬菜呀的,綠嫩,紅鮮,黃脆,跟坐守其旁的主人一樣,以浸了泥土的樸實和讓人放心的成色,無疑是市民的最愛。
不逢集的南關相對寂寥。隴中高原的縣城,街上總有清除不盡的泥沙。每天凌晨居民清潔衛生,掃帚響處,灰塵四起。遇了冬季,更有煤煙助紂為虐,南關有點烏煙瘴氣了。
塵埃落定的街頭,出現零星賣早點的,醪糟油條、雞蛋烙餅,熱騰騰站個點兒,為學生和上班族服務。居家老頭陸續出門,戴白色穆斯林帽的,戴黑色瓜皮帽的,個別什么也不戴,亂一頭白發,聚在約好的空地上,伸臂踢腿聊閑話,聊地方悍匪,聊天下災荒,聊紅軍會師,聊土地改革,聊“總路線”“大躍進”……小城歷史,被演繹成活的教材,聽得年輕人嘖嘖稀奇。待太陽初升,閑聊老頭散盡,象棋攤和撲克攤粉墨登場,等不到生意的商鋪主人,背手攤邊觀戰助陣。直到夜幕初降,街燈朦朧,拿啤酒瓶解渴的漢子,冷不丁吼幾嗓子秦腔,力拔山兮氣蓋勢的那種,讓附近居民非常陶醉。
熱鬧的集市,清潔的煙塵,閑散的老頭,暴吼的秦腔,全是南關風景,小城特色。南關依小城而溫馨存在,小城因南關而性情獨具。
不逢集日的南關,也有人頭攢擁的時段。巷道深處有高級中學,中學對面有建筑公司,每天正午,高中學生下課往外跑,公司員工下班朝里沖,加上居民讀小學初中的孩子回家吃飯,整個巷道便呈現擠破的節奏了,盡管持續十幾分鐘,可場面宏大,蔚為壯觀。
也許承載的行人太多,也許其他原因,高中巷道的路面極易損壞。年年翻修年年壞。晴天滿巷土,雨天滿巷泥。居民學子,苦不堪言。街道是城鎮的血脈。血脈不暢,城鎮難以健康發展。于是在經濟騰飛的背景下,改造舊南關的呼聲特高。令政府始料未及的是,南關改造,比想象的順利得多。為了宜居環境,回漢兩族人,都通情達理忍痛割愛,該拆房子拆房子,該讓地盤讓地盤,經過數年努力,南關與小城其他各處同步,以嶄新面貌呈現在了世人面前。
街道保留了以前的丁字形狀,寬得多了,雙向四車道,加上左右人行道,給人這邊望不到那邊的驚愕,橫穿的時候格外膽戰心驚。臨街的院落平房不見了,高樓大廈拔地而起。清真寺門樓設計超前,巋然保持了原貌,禮拜大殿卻重新修筑,高聳的宣禮塔,巨大的綠色穹頂,與四周參差的高樓一起,在藍天白云下,莊嚴而祥和。
超市,商場,影城,銀樓……所有服務現代生活的,趕陣兒般矗立了起來,伴隨醒目的廣告和聒耳的宣傳,以前擠在平房里的商鋪,或審時度勢另謀出路,或升級換代找了新址。小城的發展,不僅立體空間刺破云天,平面空間也空前拓展,居民數量更增加了幾十倍。可有一點,新陳代謝的法則一如從前,無法改變。南關的街頭,閑聊老頭盡管也戴白色穆斯林帽,戴各色鴨舌帽、各式涼帽,或者什么都不戴,亂一頭白發,但人早不是之前那一代了。閑聊的話題更與時俱進,蘭州新區、北京環保、美國大豆、歐盟牛肉……海闊天空什么都有,并且一邊聊,一邊欣賞廣場上衣著時髦的姑娘和大媽,伴著咚咚鏘鏘的音樂,旋轉出優美的舞姿。每月“二、五、八”的集市仍固守一隅,偶爾不乏擁擠,可在寬闊街面的大背景上,少了從前的火爆,失了曾經的韻味。
好在高級中學還在,潮水般的學生依然涌現,給南關居民熟悉不過的激動。小城所屬的基礎教育名聞遐邇,被譽為“西北高考狀元縣”,對口支援甘南教育相對落后的地方。從小學到高中的各年級,有計劃地接納藏族孩子入讀。父母之心天下皆然,身穿各式藏袍的家長探望或陪讀兒女,成了南關的又一風景。
為適應小城的發展,高級中學隨后整體搬遷了,一所初級中學入駐了高中舊址。初中的學生,無論個人體量還是群體規模,都無法跟高中比,眾頭攢擁的場景盡管每天上演,卻不再具備漲潮般的壯觀了。
城市的成長跟人一樣,需要支付相應代價。新發展催生新陣痛,新繁華呼喚新內含。這需要廣大居民共同努力,恰如家風的形成,依賴每個成員齊心營造一樣。欣慰的是,小城南關的人文底色保存完好——舊有的漢族人在,回族人也在,加上借讀的藏族孩子和陪讀家長,新的南關必將踩踏時代的鼓點,承前啟后推陳出新,煥發越發迷人的小城情懷。

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
【字體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評論

相關文章

    沒有相關內容

簡 介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會員注冊 | 網站糾錯

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、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

本網舉報電話:0943-8305617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2808257)|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(甘新辦6201009)| 備案序號:隴ICP備08100227號

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權所有:白銀日報·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百胜国际娱乐城值得信赖的品牌